当前所在:首页 > 人物风采

【以案说医】何世东:健脾补肾,益气养阴治疗肺癌术后放化疗案

发布时间:2021-11-19    来源 :广东省中医药局   作者:佚名  

  

  图片

  

  

  

  图片

  

  ▲何世东广东省名中医,第三批全国名中医传承工作室指导老师,东莞市名中医,广州中医药大学教授,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,现任世界中医药联合会名医传承工作委员会理事;东莞市中医学会理事;历任广东省中西结合学会消化资深专家委员会委员;广东省中西结合学会脾胃消化病专业;广东省中医药学会风湿病专业委员会委员;广东省中医药学会肾病专业委员会委员;广东省中西医结合虚证与老年医学会常委委员。

  医案是中医临床实践的记录,体现了诊疗过程中理、法、方、药的具体运用,是医家诊治疾病思维过程的表现。历代名家医案是中医药宝库中的瑰宝。我们推出【以案说医】栏目,以期传承精华,启迪我辈,共同进步。

  【基本资料】

  黎某某,男性,时年51岁,2002年3月3日初诊。

  发病过程:2001年1月在外院行肺癌手术,术后进行化疗,同年8月又发现肋骨转移,进行放疗。3个月后复查CEA提示较前(正常)明显升高,遂进行二次化疗,两疗程后发现病灶对化疗药物不敏感,CEA检查仍提示升高,患者出现进行性消瘦、纳差、畏寒、乏力等不适,自觉西医治疗无果,转而求治中医。

  【首诊证候】

  刻诊:患者时有干咳,胸胁时痛,伴面色萎黄,畏寒,反应迟钝,头发脱落,稀细少,近乎光秃,形体消瘦,全身乏力,纳差,大便几日一次,量少,质软,伴排便不畅,眠可,舌质淡胖,苔白腻中黄,脉细乏力。

  【辨证论治】

  西医诊断:肺癌术后放化疗。

  中医诊断:虚劳。

  证属:脾肾两虚、痰瘀热毒内蕴。

  治法:益气健脾,佐以补肾祛瘀化痰。

  处方:

  新开河参10克,三七5克,海马一对(三味另炖)。

  黄芪20克,茯苓20克,白术15克,薏苡仁30克,甘草5克,陈皮5克,法半夏10克,猫爪草15克,仙鹤草15克,骨碎补15克,灵芝15克,全蝎5克。7剂,每天1剂,水煎分3次服用。

  食疗方面,每天早上用薏苡仁打粉30克,加少许大米煮粥食用,并嘱其长期坚持服用。

  【随诊过程】

  二诊:2002年3月10日

  患者畏寒乏力症状较前改善,纳差较前好转,仍有干咳,伴胸胁不适,舌脉象如前。

  处方:上方加用夏枯草30克。7剂,每天1剂,水煎分3次服用。

  三诊:2002年3月17日

  患者精神好转,面色萎黄较前改善,胃纳大增,乏力症状较前明显改善,大便1次/天,舌质淡红,苔薄白腻中黄,脉弦细较前有力。

  处方:新开河参10克,三七5克,海马一对(三味另炖)。此三味改为每隔三天服用一次。

  黄芪30克,薏苡仁30克,蛇舌草30克,半枝莲30克,夏枯草30克,白术15克,赤芍15克,灵芝15克,骨碎补15克,仙鹤草15克,茯苓20克,猫爪草20克,陈皮5克,全蝎5克,桃仁12克。每天1剂,分3-4次服用。

  四诊:2002年4月17日

  患者诉胸胁痛好转,精神明显好转,体力明显改善,舌淡红,苔薄白腻,脉弦滑。

  处方:黄芪15克,白术15克,仙鹤草15克,瓜蒌皮15克,桃仁15克,赤芍15克,法半夏15克,茯苓20克,甘草5克,陈皮5克,三七5克,全蝎5克,薏苡仁30克,猫爪草30克,夏枯草30克,蛇舌草30克。煎服法同前。

  此后在此方基础上随证加减,服药至2002年10月23日,复诊,自诉干咳、胸痛等症状全消,精神好,纳眠可,二便正常,舌淡红,苔薄白,脉细,至外院复查胸片未见复发灶,复查CEA正常。

  处方:守上方,改为二日服一剂。

  2013年5月7日复诊,自诉无明显不适,行动如常人,守上方,用法改为每周二剂服用,以巩固疗效,维持三年。

  效果:2016年8月20日来诊复查胸片及CEA均未见异常。

  【按语】

  辨证思路:从中医的角度分析,西医手术治疗及放化疗,仅仅是抗邪手段,并没有改变身体长出肿瘤的病因病机,且对机体正气损伤明显,“阴阳离决,精气乃绝”,不少患者因此而致死。本例中亦存在严重伤害,患者一年内经过西医根治手术后再行放疗及二次化疗,虽肿瘤病灶已清除,但对肿瘤形成的机制并无改变,而机体正气受到严重损害,此时治疗之法当以益气健脾为先,后天得以健运,化生有源,方可留得住人;待脾胃之气稍有恢复,再加上化痰散结、祛瘀解毒之品,以达到扶正祛邪之作用,并随病情变化以调整邪正之间的平衡,达到正复邪祛的目的,并维持多年,此即肿瘤的分阶段而治,扶正之中不忘祛邪,从而使肿瘤局限并达到一个稳定的状态,同时改善患者的生活质量,实现患者带瘤生存。

  治疗经验:何主任在治疗肺癌术后患者时,主张“但留一分正气,便得一分生机”,重视固护正气,因脾为后天之本,气血生化之源,若脾胃衰败,纳运不能,则任何补养皆为徒劳无功。治疗上补脾为先,益气健脾选方在黄芪四君子汤或参苓白术散上加减,药用太子参、党参、新开河参、黄芪、白术、薏苡仁、茯苓、陈皮、山药、大枣等;肾为一身阴阳之根本,五脏之阴赖于肾阴滋养,养阴方面,当以滋肾养阴为法,方剂多选用六味地黄丸加减,药用生地黄、何首乌、山药、女贞子、枸杞、龟板、山茱萸、紫河车等。正虚易致痰湿,而化痰之药有化积散结消肿之功,常用天南星、法半夏、陈皮、茯苓、白芥子、昆布、天竺黄、浙贝母、全瓜蒌、猫爪草等;若痰湿不去,郁而化热,则加用清热解毒之药,常用冬凌草、半枝莲、半边莲、蛇舌草、夏枯草、蒲公英、败酱草、七叶一枝花、黄连等;久病入血入络,治疗当以入络剔邪,活血化瘀,而首选擅入血分之虫类药,常用水蛭、虻虫、僵蚕、蜈蚣、地龙;桃仁、红花、三棱、莪术、三七、丹参、赤芍亦可适当配伍。此外,七情内伤亦为肺癌患者发生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,长期情绪不畅,或肺癌久治,患者为病所困,或因放化疗后带来的明显毒副作用降低患者的生活质量,均可加重不良情绪的产生,导致气滞血瘀,此为情志致病,形成恶性循环。故治法当以疏肝行气解郁,方选四逆散或逍遥丸加减,药用柴胡、枳实、白芍、香附、元胡、当归、台乌等。以上各种治法,始终是在健脾补肾的基础上,根据正虚邪实的具体情况,选药组方,做到扶正不忘祛邪、祛邪而不伤正,“扶正祛邪法”当贯穿肺癌治疗的始终。■

  郑重申明:

  由于每个人的体质和病情不同,本案中的方药和剂量仅适用于本案病人当时的病情。未经中医辨证诊治,不得照搬使用本案中的处方和剂量。广大读者如有需要,应前往正规医院诊治,以免贻误病情。

  【来源:曾志航.何世东教授治疗肺癌术后放化疗经验总结[J].陕西中医,2017,12(38):1765-1766.本案整理:曾志航】

  


原文链接:http://szyyj.gd.gov.cn/zyyfw/mymkmj/content/post_3667483.html
[免责声明] 本文来源于网络转载,仅供学习交流使用,不构成商业目的。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。